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万搏体育平台 > 影视影评 > 活死人病毒,中剧中人物的社会象征意义

活死人病毒,中剧中人物的社会象征意义

2019-09-19 20:36

昨天看了釜山行这部电影,看之前便听说这部片子在国内突然火了,大多对其评价很高并借此鄙视依然停留在盗墓妖塔西游水平的国内电影现状。看过后又看了些豆瓣上几个浏览量居前的影评,从技术,人性,情感表达等角度的分析到位,让人印象深刻。我想谈些不同的观感:

       对于这部电影讽刺政府、揭露人性的经典片段的分析已经众多,所以这篇文章想从角色的社会象征意义来谈。

人物设定与社会阶层:
毫无疑问这是一部拷问人性的电影。但如果从韩国近年社会阶层变迁的角度去看,其实电影想表达的东西远不止人性那么简单。从关键人物设定来看,其恰好代表了当前韩国社会典型的阶层现状:代表既得利益的权贵阶层(自私邪恶的常委,虚伪无情的政府,善于封锁舆论和掩盖真相的媒体),努力往上爬的过程中渐渐迷失本心的精英阶层(男主),极少数依然正直善良的平民(强壮大叔与孕妇),大多数自私,无脑,麻木,残忍的暴民(与常委同在最后车厢的平民,僵尸,军队,列车公务员,学生等),以及一群无法左右自己命运的社会弱势群体(老人,小孩,流浪汉)。这些关键人物角色的设定是在反映经过多年高速发展而逐渐固化下来的韩国社会阶层的典型特征和命运。虽然同乘一辆列车(国家的隐喻),但他们在面对危机冲击时的态度,选择,行动,道德和结局似乎都已经注定。虽然沦陷的时间和顺序不同会因阶层有所不同,当社会中百分之九十九的平民毫无抵抗力,不分黑白,见人就咬,且互相传染的时候,这辆车上的所有人都将无法幸免。

       和《生化危机》中女主一人拯救世界所表现出的个人主义相比,釜山行中群体应对危机体现出了东方的集体主义。电影强化了个人为群体牺牲的感人、个人被群体排挤的苦涩,以及群体内部的混乱与躁动。

危机来源与抗争动机:
虽然电影没有太过详细地交待僵尸病毒的来源,电影最初男主与领导和同事的通话,以及在列车上与同事的通话中已有暗示:个人和公司为了经济利益而放弃道德和法律的结果。对于韩国社会而言,当精英阶层置法律和道德于不顾地去一昧寻求私利,导致信仰的崩塌,何尝不是这个社会中潜藏的最大危机?它就像病毒一样让几乎所有人瞬间变成僵尸,尽展自私而麻木,冷漠而凶残的人性之恶。这些僵尸困在中间三节车厢里阻碍人们向前,好似在暗示韩国近代社会发展至今所经历的三次重大抗争和牺牲(60年代对经济贫困的流汗抗争,80年代对独裁统治的流血抗争,90年代对金融危机的流泪抗争)。这些僵尸托在列车后面,形成蔚然的尾巴,何尝不是再次拖累这个国家前行的累赘?
相比于多数逃避者和感染者(包括军队),抗争者只是少数。他们的抗争动机很简单:不是什么美国大片式的拯救世界和英雄主义,不是国产电影中的民族精神和国家情怀,更不是什么资本主义核心价值观。而只是朴素地为了自己,自己的朋友恋人(高中生),家人后代(两位男主)。正是这种朴素的情感,赋予少数依然正直善良的平民和寻回本心的精英以无限勇气和力量,一次次克服重重危机,推动列车前行。

        电影的男主是金融经理,西装革履的社会精英阶层,在剧情中身兼用体力与智力拯救众人的重任——能够徒手正面搏击僵尸,也能机智地在隧道中用手机铃声引来僵尸注意。然而他也有人性弱点,以工作为先、忽视妻女,最初只顾自己安危,正如成人世界中普遍的冷漠与自私。最终,男主用自己的手挡住了僵尸,身体健壮的、担任保护者的社会精英为为公众利益自我牺牲,这样的电影设定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人们对这个阶层的心里期待。

社会重构与国家希望:
当病毒危机来袭时,整个列车(国家和社会)不堪一击。结局时,几乎列车上的死所有人都难以幸免,唯独留下孕妇和儿童(包括尚未出生的)。很多人认同这样的结局安排暗示着“希望”。除了传递希望本身,我觉得这样的安排倒更像是希望传递:“社会只有重构才会有希望这样的信号”。电影中有一个情节:强壮大叔让小孩儿抚摸孕妇的肚子,然后得意地:你感受到他/她在动吗?是我创造的…这样的情节安排,何尝不是在说:这个国家(社会)最初便是我们这些少数勇敢、正直和善良的平民缔造的。最初它是如婴儿般美好,然而现在,美好的一切都消失殆尽,只剩下重重危机、冷漠凶残、麻木自私、脆弱不堪… 电影最后还有一个与之呼应的情节:男主跌落列车时回想起女儿刚出生时的情景,怀抱着婴儿微笑,似乎在暗示着这堕落得无可救药的社会历经崩塌重构之后又重新回到婴儿般的美好…少数正直善良的平民的牺牲创造希望,少数社会精英的回归本心创造希望,崩溃与重构中隐约地听见希望的歌声…

       金常务(西装男),影片中几乎是彻底的反面角色。胁迫列车长丢下其他乘客开车,煽动车厢情绪以隔离从其他车厢来的乘客,代表着具有话语权与感染力的社会阶层,而这样的人由于自己的专断、也利用了大多数人与他相同的自私心理,使民众沉默、畏惧、顺从。作为个人,他以他人的牺牲来保护自己,影片使他自私自利的性格夸张到了极致,将人性之恶揭露无遗,让人为这样的事实痛心而憎恶。为了顺应社会普遍信奉的恶有恶报的观念,他最后变为了僵尸(许多人评价“死得太便宜了”),却以牺牲社会精英男主为代价,打破了善恶报应的平衡,没有受到大快人心的惩罚。并不是所有的善都被尊重,也并不是所有的恶都被制裁,这是非常真实的剧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换~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影片中有一个很嘲讽的细节,已经安全的、西装革履的乘客用连结在一起的领带固定车厢门,将他们的同胞隔离在外,领带作为文明的象征,此处却用来表现人性的野蛮,甚至是制度化的、群体的野蛮。

        群体,始于原始社会劳动合作的需要,保留至今的不仅有合作精神,更有群体的野蛮。列车在途中被各个站点隔离,只因车上有丧尸病毒,然而同样被隔离的还有等待解救的健康乘客,这样来源于行政命令的拒绝让人绝望心寒。然而,在列车内部,也发生着这样的隔离。男主一帮人为救人穿过装满丧尸的车厢到达安全车厢时,也被那些暂时安全的乘客拒之门外,双方甚至发生了肉体冲突。棒球运动员的胳膊被夹在门中,这比直接的致死更有冲击力,易带来疼痛的同感。文明、秩序,都由群体产生,可群体中人类本性的易被操控、野蛮与冷血并没有随着在文明社会的进化而消退,反而,在遭遇危机时丢弃所有教育得来的美德,不加思考地进行粗暴的抉择。

       电影用秀安这个孩子纯真得近乎突兀举动来唤醒习惯于漠视美德的观众。在危机来临时不忘让座,在逃跑时惦念着其他乘客,他内心的良知没有被任何成人世界的自保的观念所阻拦,表达得非常直接,甚至让紧张的观众感到荒谬,但同时,又意识到这再合理不过,因而惊异于自己的自私。

       很多镜头中,孕妇成景与女孩秀安,本互不相识的两个人紧紧相拥,如同母女一般血肉相通。人类内部,无关于姓氏宗族,人们多多少少有些同种族之间的亲密。

       最近了解到文化霸权主义的一些知识,总觉得电影、电视剧是一个国家文化输出的非常有效的手段,于是看电影时多多少少带着这样的观点去揣测整部电影制作的意图,欢迎讨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明治神宫球场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万搏体育平台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活死人病毒,中剧中人物的社会象征意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