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万搏体育平台 > 关于体育 > 处对象啊,最萌男二特级

处对象啊,最萌男二特级

2019-09-19 20:36

图片 1

这是什么情况……

小可爱

大脾气咋和我偶像玘哥练起了双打,俩人喝了酒来的?这股白酒混着红酒的味道,也没人管管?

frank早年间跟karen装逼未遂的时候说“我是个狙击手 你没死没伤就说明了一件事 我不想伤你。”

张继科正纳闷,刘指导过去一人后脑勺一巴掌,“你俩收敛点,信息素不要钱的往外放,队里还有小队员和Omega呢!”

拿这话震个场子,虽然他紧接着就先后被karen和micro治的死死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他俩对面就是许昕和方博,张继科摸脑袋,“不太对啊,俩人这时候没搭双打,这练的是啥劲儿呢?来年就是鹿特丹,许昕不是和龙搭么?难道不是2010年?”

micro出场出的异常鬼魅,盯着监控扯扯嘴角,坐在屋顶给frank打电话。

张继科和王皓一个球台对练,拿着球半天不动弹,眼睛盯着邱贻可他们,王皓等着急了打了一个球在他脑袋上,“瞅啥呢?”

罚叔反侦察能力不是闹着玩的,鸡蛋也不吃了咖啡也不喝了,出门直奔对面屋顶找人,结果micro坐在饭馆儿屋顶跟他挥了挥手,大长腿配了双靴子,漫不经心的,看起来是个狠角色。

张继科回过神,仗着自己“返老还童”一副小奶狗的样子,“哥今年是哪年啊?”

主要这两年做黑客的一出来就感觉异常邪魅,micro都给自己起这名儿,不作点妖是不太合适的。

王皓扔了一把球在他身上,“别给我装,我还能一球把你打失忆了!抓紧练球,好好备战。”

然后他就被罚叔摸到命门逮着了,frank castle,the punisher,在医院拿霰弹枪开枪的男人,熟知各路折磨战俘技巧的士兵,一击必中从不失手的狙击手,选择的拷问方式是——把他脱光了绑在椅子上···

张继科没套出来话,想了想,“哥我问你一道数学题,我是88年出生,距离我下一次本命年,还有几年?”

至今我能想到的最合理的解释是——frank觉得自己被监控的感觉很讨厌,他于是用这种“让你觉得自己完全暴漏”的方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哎哟,哎哟,谁揪我耳朵!”张继科回头看。

micro对他这出其不意的一招简直没了办法,笑疯了,frank去找罐头吃,在micro身上蹭了蹭刀子,这他妈X暗示意味浓的当场就爆表了。

“我!你球不好好练,话倒是挺多,出去跑个万米再回来!”肖指导的头反着光,张继科呆了一会儿,猛的抱了他一下,“我好高兴啊!”

罚叔最开始被micro摆了一道,到这儿又被摆了第二道,都脱光了绑起来了,他还是有办法治住frank,幸亏这是友军,不然几条命都不够霍霍的。

肖指导使劲推他,“别以为撒娇了老子就不舍得罚你。”

他俩老夫老妻感太强烈,大概也源于frank一贯的“对喜欢的人唯一共同的方式就是吵架”,他先前跟Matt吵,跟karen吵,现在跟micro吵,吵得咬牙切齿一点情面不留,可是越吵感情看起来越好。

马龙拎着板儿过来找张继科,转了一圈没见着人,他去问方博,“你哥呢?”

frank去micro家探底儿,说起这人,家里水管坏了直接打电话叫修理工,frank问 怎么个意思。

方博偷偷指了指肖指导,“老肖把他发配到操场去了。”

因为他不想弄脏自己的手。

马龙不满意的往板儿上呵气,“我还想治治他呢。”自己的龙崽来了陈玘没有不过来撸一把的道理,“你想治继科?用不用哥帮你。”

frank特别损,知道这事儿后就乐了,回去嘲了micro很久,后来他俩出任务,他叮嘱“在这呆着,交火的话我顾不上你,就在这呆着,别把手弄脏了。”

马龙仰着脸嘻嘻嘻的笑,“不用啦,我治他是小治怡情,你上手就是以暴制暴啦。”

microl说好,递给他一个对讲机,frank一脸“我日你逗我呢?” 但是micro很坚持“拿着。”

方博偷偷和许昕说,“要是邱哥知道我俩处对了,玘哥知道了我哥想跟龙哥处对象,得老热闹了。”

他大概没有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对于一直觉得自己在孤身搏命的frank而言,接下这个对讲机意味着什么。他就是递过去,觉得应该保持联络,太自然而然,frank也就结果去了。

许昕掐他的脸,“方小圆脸,看热闹不嫌事大说的就是你。”

我觉得很可爱,像拴狗绳。又觉得更可爱的是,这是frank把他划进自己归属地的一刻——是同伴。

对面邱贻可撂了拍儿,过来搂住方博要捏脸,方博自动进入反捏脸模式,邱贻可不高兴的嘟囔,“咋子给他捏不给叔捏。”

当然后来估计frank就对接下对讲机的自己感激到不行了,因为micro在作战中用无人机给他开了上帝模式,这挂无敌了。

张继科跑完上午训练也结束了,马龙拿着东西在场馆门口等他,张继科晒得通红跑进阴影里,“要不说就是龙崽跟我最好。”

micro这个人,家里窗明几净,玩电脑出身,总感觉有点洁癖的意思,又被打上“怕弄脏手”这种标签,感觉没出事之前绝对是frank不会去打交道的人,这么个人,带着电脑和无人机跟frank出外勤,被嘱咐呆在原地,就怡然自得的坐在那儿翘着长腿看小说吃三明治,跟来郊游似的。也是他,在漆黑的森林里借无人机找到失血过多昏迷的frank,费劲把他背回去。

“那天你可不是这么说我的。”马龙拧了瓶水给他,张继科接过去喝了半瓶,剩下的半瓶兜头倒下,“我那天说什么了?”

血呼啦的,手上身上全是血。

“马龙你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我。”马龙学他的样子说,张继科又懵逼了。

这个被frank用“不要弄脏手”嘲了一路的人,到头来为了frank弄脏了手。

正在打饭的许昕被张继科劫持了,方博在后面追到门口就被张继科关在了门外,急得一直砸门,“哥你千万别打架,要违纪的!”

而且这货帮frank做伤势处理做得很到位,随身带抗生素输液瓶也是很棒了,无敌万能的小内勤。

张继科搂着许昕肩膀,“哥也不废话了,我就问你一个事儿,我和马龙是什么关系?”

他刚跟frank磨合【?的时候去偷车,frank杀了人,他进去后闻着血腥味当场要吐,做惯了内勤猛然间看见外勤们干活就是这么不舒服。

“互相喜欢,一个使劲表白,一个死不松口的关系。”许昕也不啰嗦,张继科呆呆的坐在床上,“不能啊,我从来都是拿崽儿当兄弟的。”

连血腥味都不喜欢的micro,请了Curtis来救frank的命,抱着frank,眼睁睁的看着医生在他眼皮底下十公分距离处挖开frank的皮肉取出子弹,整个人当时就要当机,硬挺了下来。

许昕揉了揉被他搂疼的肩膀,“别表白被拒就睁眼说瞎话,零六年我刚进一队,年底你刚回来,元旦的时候就非要拉着我喝酒,酒壮怂人胆,三口酒下肚你全跟我说了,还说以后就是过命的兄弟,结果今天我要跟方博谈恋爱你就跟我翻脸。”

到这儿为止,脏不脏手这事儿翻篇了。

张继科虽然人在发呆,但嘴上还是说,“和方博谈恋爱就是不行,你都结婚了,不许你玩弄小博感情。”

这还是生理意义上的脏不脏手,真正意义上的脏手,micro为了保护frank把dinah的车撞飞的时候就已经脏了。frank当场懵逼,愣了愣,去打开micro的车门,身形气场都非常的阿尔法,然而懵逼也是真懵逼“干什么呢这是?”

许昕哭笑不得,“大哥,我还没出成绩呢怎么可能结婚,要结也是和方博结啊!”

micro气急败坏,一把捏住他的脸“老子救你呢!!”

张继科再一次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和方博……怎么结婚?”

捏脸,是的,捏脸。

许昕知道他洁癖也不坐床,拉了凳子翘腿坐,“登记结婚啊,我都想好了,等我俩拿过双打冠军,都成了世界冠军,就结婚,结完婚再拿个双打冠军,生崽儿可以等到退役以后,我想要三个崽儿,俩男一女,儿子儿子女儿这样,等我和博儿老了,妹妹还有哥哥保护……”

罚叔被捏脸了。

张继科觉得自己可能不是单纯的回到过去了,“你是说,你和方博能结婚,可以生孩子?”

纵观他的人生,估计是第一次被捏脸。

许昕抠手,“婚是肯定能结,只是博儿还没分化,要是博儿分化成alpha,我们就不生了,那也是要领养的,还是三个,儿子儿子女儿这样,我挺喜欢女儿的。”

当然纵观micro的人生,也是第一次干撞警察这种事儿,又有点要崩溃,frank制住他“你先回家!先回家!回去再说!”

张继科不自觉得接话,“我也喜欢女儿。”许昕逗他,“那继科你想跟我哥生几个?”

摊手,这话都说出来了,你俩就这么过吧。

“儿子女儿女儿女儿,女儿是小棉袄,三个就是三件套,帅!”

frank昏迷的人事不省的时候,micro问Curtis“我是universal donor,需要血的话我可以输。”当时他已经没日没夜在照顾frank,没办法了才去找的Curtis,也是这期间,他回去把frank的战友埋了,而且大概是耍了些手段让他能有个葬礼。frank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想回去,micro摁住他“没事,我都办好了。”

“哈哈哈,厉害厉害,还是你厉害。”

催人泪下,这么好的搭档千金难换了。

俩人都笑了起来,张继科一边笑一边砸床,“大昕啊...你再顺便给我科普一下什么是分化,什么是alpha吧...我都要变成傻逼了。”

frank很喜欢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大概他自己独来独往有些日子,觉得自己快没人味儿了,他们去s树林找战友,一起开车去,micro坐在副驾b拌东西,一边拌一边碎碎念地狱恶犬的来历,真的是很絮叨,然而frank一句“你能不能消停点”都没说,自己暗搓搓念叨了一次“神呢”,声音巨小,啧。怂的你。过了会扭头问“完事没?”我以为他终于要爆发了,结果micro乖乖把饭递过来“上面说搅拌均匀” frank接着“没事,就这么吃吧”。一边吃一边开车【这样不好。//micro皱眉“你吃饭吧 我来开车”。被拒绝。于是撇撇嘴拿出自己带的三明治来吃。

许昕哔哩吧啦的讲完了心里很奇怪,怎么继科一夜之间连最基本的性征都不知道了。

“这哪儿来的?”"我自己做的"“你给我做了吗”“没有”。

刚接受了新知识洗礼的张继科正在整理世界观,“我听明白了,你先回去吧...这两年好好照顾方博,注意他的训练方式,关注他是否有伤病,尤其是手腕,”

这出对话太精彩,frank脸上的表情也太精彩,一脸的“我也要吃三明治!!”

方博砸门砸累了就扒着门听,可惜什么都听不到,着急得不行,许昕开了门,方博打量他,不像是打了架的样子,“咋样?我哥找你啥事?”

罚叔一路上多亏有几个好友相助,不然早把自己作死了

走廊里时不时有人走过,许昕不敢拉他的手,可是继科的话他十分在意,只是抓了抓他的手腕子,“什么事儿都没有,以后你也平平安安的。”

后来David还是给他输了很多血,特别可爱,一边输血一边吃吃吃的,frank缓过来以后 乖乖坐在椅子上,David给他系衬衫的扣子,一边嘲他“你这一脸紫青,跟你的眼睛挺配的。”

方博打了他的头一下,“博哥这么年轻当然会平平安安,你们上了年纪的才要注意。”

罚叔啊,坐在椅子上 ,让人给他系扣子啊,要了命了。

马龙吃着冰淇淋走过来,“大庭广众注意影响,这里还有22岁单身老哥哥呢。”

David回去过他幸福美满的小日子了。希望第二季他们能再见面。

俩人赶紧分开,许昕把马龙往张继科房里推,“你快看看继科,他思想有波动。”推完就关门。

马龙进门就看见张继科团了一团在床上,自己坐在他团着的空隙里,喂了他一大口冰淇淋。

张继科被冰的一激灵,才看见马龙坐在这,马龙继续吃,“怎么了,听说你思想波动了?有什么想不明白的,说出来龙哥开导开导你。”

眼前的马龙虽然是22岁的模样,可是在张继科眼里仿佛看到了他之后几年拼搏的一张张脸,张继科咽下去嘴里的冰淇淋。

“崽儿,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壳儿生日,醒过来想了又想还是在被窝里码了一章,时间匆忙字数不多,我们壳儿新年快乐生日快乐,期待赛场。

本文由万搏体育平台发布于关于体育,转载请注明出处:处对象啊,最萌男二特级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