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万搏体育平台 > 关于体育 > 十月围城

十月围城

2019-10-07 05:38

“大历史”是我自己扯出来的一个词。因为我们通常所看到的历史,总是恢弘无比、宏大叙事,以致其中的历史人物,要么变得如一个模子般倒出来的那样刻板,要不总是被一个脸谱、一个标签简单定性。比如,提到“革命者”,大多数人脑海里所浮现的都是大同小异、视死如归的斗士。比如,说到“孙中山”,大多数人想到的都是严肃而崇高的国父。可是,这些都只是“大历史”的浮光罢了,绝不是、也从不是真实历史的全部。你能想象,那样严肃而崇高的孙中山,曾经和小他二十多岁的宋庆龄相恋、然后私奔么?

告别气宇轩昂的激情,告别对革命宏大的叙述,十月围城告示我们的并非是小人物拯救了革命,革命不会因为孙中山一人的平安离去而注定必然完美谢幕,革命也不会因为某一个革命领袖的逝去嘎然而止。在十月围城中我们看到的是对曾经完美、宏大革命观的击打,击打后的破碎是影片要给我们的革命观。
革命是有组织的运动和零星个人目标的交织和组合。小人物“拯救”革命并非因为他们有知识分子般的理想主义,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革命。他们之所以走上革命,不乏有自我对现实利益的诉求。这种利益或是对某人恩情的报答、或是对某种社会不公的反抗,至于他人向他们宣传的新思想到底对不对,到底能不能真正实现,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去判断。阿四为了阿纯开始了革命,王复明为了心中的正义也接受素不相识的李玉堂的邀请,甚至李玉堂也是受到某种感动,受到精神的升华走向革命。所以,革命是多种情感交织在一起的产物,是多种利益诉求的合奏之曲。这合奏之曲能否成为悦耳之声,是混乱还是一致,就取决于其中真正的革命者,哪些理想主义者。十月围城中,陈少白、王柏杰以及后来的李玉堂都是此类人。暂不说革命者说教的理义合理不合理,能不能打动被革命者。单是为了实现渺茫的革命愿望,其中充满着谎言和欺骗。阿四并不知道自己要完成的事情要冒着生命危险,更不知道他要保护的人是谁;李玉堂为刘少爷赎买铁扇,屡年的资助最后居然需要刘少爷以性命相帮。刘少爷或许早就求一死,那么李玉堂何必以革命之名求得刘少爷的帮助呢?这就是革命,在不同的利益诉求下,在革命者的说教下,交织革命的展开。
仅看到革命中个人利益的诉求,看到小人物的淳朴只是影片给我们展示的一角。他更是告诉我们小人物在革命中虽动机不纯、虽无革命理想,但他们在革命中的执着,他们对情感的执着是任何人无以比拟的。陈少白这个革命者竟然晕血,革命反而要靠那些并没有崇高理想的小人物完成。方红舍生取义,巴特尔战尽最后一丝力量,阿四死拖阎孝国不放,以及无数个无名的小人物,他们在行为上远远超越了许多宣扬革命理想的教徒,在他们行为的面前,一切说教都那么渺小,他们的利益诉求也显得合情合理。毕竟革命就是不同利益集团的组合、博弈。一个好的革命最后出现的不是一种主义的胜利,而是不同利益的博弈和妥协。没有不同个体利益体现的革命是空洞的说教,因此,我们看到历史上那些较成功的革命未必都那么血雨腥风,反而是革命时无太多说教,真正的斗争出现在革命后的谈判桌上,这谈判不是革命者和反动者的谈判,而是革命集团内部利益团体斗争,唇枪舌剑胜于刀光剑影,通过利益的斗争和妥协,社会才能真正得以重建,革命中小人物的价值和利益诉求才可能真正实现。而那些但有一些主义说教,忽视个人利益诉求,甚至在革命后以革命姿态压迫各种思想的革命,革命后的社会比革命前的更可怕。毕竟“万物有本然,终不为他者。”

因此,每当触碰历史的时候,我总想抹去“大历史”的掠影,能够走到背后,去看到每一个人真实的爱恨喜悲,如我们每一个平凡人都会经历的疼痛和喜乐。而这部《十月围城》,真的让我觉得,僵硬而空洞的“大历史”在此遁形,存在的是血肉丰满的个人。

ps:孙中山对革命理解的变化应该是十月围城的点睛之笔,是对革命宏大叙事的消解。
不同利益集团投身革命只是革命的一个缩影。小人物投身革命的利益诉求应该不只是十月围城中所体现的真善美,假恶丑也会投身革命阵营(假恶丑只是从革命理想主义的角度而言,其中也可能有个人生存利益的诉求)。那么当革命中面临个人利益无法满足、面临个人生命安危时,革命应该就不会那么简单了吧。一部革命史是敌我斗争的历史,更是内部斗争的历史。
十月围城有句话特刺耳,陈少白说“今日中国要得救唯有孙先生”(大意如此,这可能注定我们的奴才命运。民情如此,革命后的启蒙和重建岂能不艰辛。)

我并不想对当年的革命有任何不敬,因为生活在今天的我们,永远无法理解革命者的热忱与悲壮。但是,多年的爱国教育,把所有的革命者都神化为一心为国、视死如归的神话,却不免让人觉得空洞。其实,在革命初期,纯粹为了崇高理想而投身革命的毕竟只是一部分少数精英,比如《十月围城》中的孙中山、陈少白、李重光。更多的人之所以被卷入革命的进程,只是因为身在那样的时代背景里,他们生命里所挚爱的东西,已经不可避免地与革命的进程纠缠在一起。

比如,陈重阳之所以要拼死保护李玉堂,只是为了他的小女儿有一天能够知道他的存在。比如,李玉堂之所以转而支持革命,只是因为挚友陈少白的失踪。比如,阿四之所以要拼死拦住阎孝国,只是因为他对主人家的忠心。比如,卖臭豆腐的王复明之所以被牵扯进来,只是因为激赏李玉堂的正气。比如,方红之所以要与敌人同归于尽,只是因为父亲被仇人所害。

这样解释这些革命者的动机,似乎有些亵渎。但事实上,这却使这些革命者,褪去了不真实的理想光环,带上了更多人性的色彩。因为,在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中,我们都会有想要竭尽全力去捍卫的东西的,是吧?为自己所珍视的东西去粉身碎骨,这种勇气和行动,本身已经足够我们给予十二万分的崇敬了。何必一定要把他们神话成纯粹的理想人物、神话成不食人间烟火的斗士,才觉得他们伟大或不朽?人性的细微、真实与悲壮,已经足够我们去顶礼膜拜了。仅就这一点而言,《十月围城》,足够我给它五颗星。

然而,《十月围城》给予我对“大历史”思考并不止于此。这是一部表现革命者保卫孙中山的片子,但是影片里最震撼我的一句话,却是出于反面人物阎孝国之口。负责刺杀孙中山的阎孝国对陈少白说:“如果真的让你们这群书生气的革命党人得胜,中国才真的会亡国!”我不想对革命者有所不敬,但是,这句话并不是毫无道理。撇开此后的中国历史变迁不谈,仅仅看影片,便让我觉得悲壮——因为这些向往着平等、自由、民主的革命斗士,却把拯救的命运完全系于一个人的身上。仅仅为了这一个人,其他人的生命都可以不重要,都可以牺牲。其实,并不是这一场革命如此,“一将功成万骨枯”,历史从来都是如此。诚然,正如孙中山所说,“欲求文明之幸福,必经文明之痛苦,这就是革命”。可是,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想到那句话,“自由,多少罪名假你之手而行”。

所以,无论一场革命的胜负如何、无关于它在“大历史”中如何书写,请让我们给予那些革命者们最高的崇敬,因为他们像每一个平凡的、正在存在的我们一样,同样有过深刻的疼痛、爱、和竭尽全力的努力。

本文由万搏体育平台发布于关于体育,转载请注明出处:十月围城

关键词: